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琅琊榜 > 第5章 故人

第5章 故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在萧景睿视线,一个容颜清朗,身着月白文衫的年轻人悠悠然靠在一张软椅上,手中拈着一卷黄色绢笺,正漫不经心地翻看着,时而还端起桌上的香茶轻啜一口,完全没被场子里的嘈杂所打扰。察觉萧景睿紧盯过来的目光后,他抬起眼睛,回了一笑,淡淡浅浅的,却让人突生一股月白风轻之感。萧景睿此时的表情是极度惊讶的。当然他也有理由惊讶,因为他认识这个人。
  
  秦岭上初遇,清风观再会,浔阳城月圆之夜,他牵着自己的手离开那凄清街头,在小院中抚琴烹茶。次日一早,自己就曾向侍女问过他的去向,得到的答案是“家主有事要办,已经离开浔阳了。”
  
  没想到江左梅郎要办的事,竟然是在这小小的县城。虽然根本看不清楚,但萧景睿一种本能般的直觉,猜到了梅长苏此刻公然在众人面前翻看的那卷绢笺,到底是什么文书。“景睿,你发什么呆?”言豫津慷慨激昂地与众人一起大骂了一阵大渝使团的不讲理后,终于把注意力又回到了自己身边,“要是回到京城使团还没走,我一定要给他们找点麻烦,不过现在我们还是去找地方吃饭。”“好。”萧景睿刚应了一声,就看见梅长苏随随便便把绢笺卷了卷塞进袖子,起身向他们这边走了过来,白色的衣襟微微飘着,步态十分闲淡潇洒。“你在看什么?”言豫津转过头顺着好友的视线看过去,看第一眼时,只觉得是个衣着朴素的年轻人,然而多看几眼后,就不知不觉地被那并不夺目耀眼的清雅风采给吸住了心神。
  
  “又见到萧公子,真是太巧了。”江左盟宗主谦和地打着招呼。萧景睿略略迟疑了一会儿,才选定了一个不太招人注意的称呼:“梅…梅公子。”听到这个称呼,言豫津还没什么,谢弼却差点被口水呛住,睁大了眼睛看向梅长苏。自己哥哥认识多少个姓梅的公子他不知道,他只知道不久以前在浔阳府的那个。“几位还没有用过午饭吧?”梅长苏并不在意三人的表情“我在此处也算是个地主,有个去处极有特色,各位可有兴趣?”“是你朋友吗?”言豫津问萧景睿。
  
  “呃。”萧景睿不知道自己够不够得上朋友的级别,但此时若说不是,又让人有些难堪,怔了半晌点点头,“是。”言豫津立即向梅长苏展开一个笑容,兴奋地“我正饿着,走走走,我们快走吧!”
  
  梅长苏也不禁莞尔,当先引路,带着三人出茶坊,拐进不远处一个小巷。
  因为知晓此人身份,萧景睿与谢弼还有些拘束,但言豫津却是已经一副很熟的样子跟人家攀谈起来了“这位朋友姓梅吗?”“是,在下梅长苏。”“哦…哪个苏?”“苏醒的苏。”“哦,”向前走几步,侧过头来,“我们以前见过吗?”梅长苏笑了笑“我想应该素未谋面。”
  
  “哦…没见过啊,可我总觉得在哪里听过你的名字似的,”言豫津笑“还以为在什么地方碰过面呢。”跟在后面的谢弼□□了一声,将一只手掌压在自己额头上,说了一句“这小子还说自己是江湖人呢…连我都不如…”“这县城实在太小了”言豫津继续跟人家聊着,“一路上都没见着什么好吃的,好不容易看见一个过得去的酒楼,又被人给砸了。这地方不是江左盟的地盘吗?江左盟不是很厉害吗?怎么这么镇不住场子…”
  
  萧景睿脑袋一大,赶紧上前拉住言豫津,生怕他再胡说八道乱批评,抢先截住话头,很客气地朝梅长苏“梅宗主,前几天劳您费神,还没向您致谢。”
  幸好言豫津还算聪明,一听到(宗主)二字,立即站定脚步睁大了眼睛,伸出手在嘴里咬了咬,一把拉了谢弼躲开几步,问起话来,同时还频频朝这边悄悄看,或者是他自以为是在悄悄看。
  
  “金陵的世家子弟,象贵友这么爽直的还真是不多。”梅长苏也觉得有趣,口角含笑。“他一向都缺根筋的。”萧景睿叹叹气,明明是一副无奈的口吻,不过一听就能让人感受到他们之间深厚的友情。
  
  梅长苏没有接话,径直转了个弯“到了。”三个贵家公子走过来一看…全都开始努力控制自己的表情,不想很失礼地表现出失望的样子,可惜有人成功有人失败。“这里是不大起眼,”梅长苏抬抬手,“几位请随便坐,我去叫老板。”
  
  说是随便坐,其实也只有两张桌子而已。三人挑靠外边的那张坐下,转动着眼珠看看四周。平心而论,这里何止不大起眼,简直就根本看不出是个吃饭的地方。一间破的土坏房,从房檐处挑出一幅油毡布,另一头用竹竿撑着,算是搭了个棚子,墙角下堆着些煤坯木柴等物,上面墙壁上却杂乱地挂着些风干的腊肉、茄子条、豇豆以及其他贵公子们不认得的干菜。棚子的东边有个大大的土灶台,座着一口热气腾腾的大锅,不知正在煮什么,闻不出气味。说是去叫老板的梅长苏,就是走到这口大锅前,拿了一旁的铁勺用力连敲了几下。
  
  “来了来了,别敲了,头疼!”随着这浑厚声音出现的,却是个须发皆白的干枯老头,背有些驼,但精神矍铄,出来一看见梅长苏,顿时就乐了“哈,小苏,你好久没来,想吃什么?”萧景睿三人差点没坐稳。敢对着令北方巨擎俯首的江左梅郎叫小苏的人,估计这世上还真没几个。
  
  “郑大伯,给我们来个卤鸭子、一份拌顺耳、一个青椒肉丝,然而再清蒸一条桂鱼,炒个白菜…对了,还要木耳炒蛋和咸肉饼,最后来碗面。”梅长苏很熟练地点着菜。萧景睿等三人面面相觑,虽然江左盟宗主的口味一定不低,但这些菜…也实在太普通了一点吧…
  
  “他在那个小别院,可是拿照殿红招待我们的…”已经有些半痴呆状态的谢弼喃喃说了一句,就没敢再多说,因为做东的人已走过来坐下,那郑大伯也快速地过来在桌上摆好了四副空碗筷。之后并无片语招呼又回了后院,大约半刻钟后,他端着个超大食盘重新出现,摆放菜肴“先吃着,还有两个热菜马上就好。”
  
  虽然卖相普通,但香气却实在诱人,三个饿的人立即拿起了筷子,分别挑不同的菜式先试了一筷,嚼了几口后,面上同时出现圆睁双目的表情,紧接着又一盘一盘地尝了下去,到最后干脆埋下了头,专心致志地吃着,桌面上除了一点咀嚼的声音外简直鸦雀无声,连赞叹的话都听不到一句。梅长苏看样子不饿,没有跟他们抢菜,吃完自己那碗面后,就很优雅地坐在旁边慢慢地啜饮着郑大伯免费送的绿豆排骨汤。
  
  大约半个时辰后,桌上杯盘狼藉,只剩了些汤水。三位客人拿手巾抹抹嘴,同时吐出两个简单的字“好吃!”“吃饱了没?”梅长苏笑得象个慈爱的兄长“刚吃完饭不要多动,在这儿休息片刻再走比较好。”“没关系,我们又不赶时间。”言豫津笑得眼睛发亮,“要不我们今天就住这个县城吧,晚上再来吃。”“你们这是准备去哪里啊?”“去雷山,景睿他爹就是卓家那个爹收到雷山定婆婆百岁寿的请帖,我们一起去拜寿的。”“哦?”梅长苏挑了挑眉,“那你们还说不赶时间,我看时间已经很紧了,三天之内你们是到不了雷山的。”“三天?”萧景睿吓了一跳,“不是下个月吗?”“江左盟也收到请帖了,写着八月二十七,我想应该没有记错。”
  
  萧景睿大惊失色,因为帖子自然是放在金陵没带着的,而谢弼一开始就说是下月,他也根本没想到会有错。“可是…卓伯伯接帖子的时候…明明说的是下个月…”谢弼也有些着忙地抓着自己的头。“卓爹爹是什么时候接的帖子?”“应该是…中秋前十几天…”谢弼越说越是心虚,“我当时又没想到自己要去,也没太留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