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琅琊榜 > 第6章 入金陵

第6章 入金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既然身为琅琊公子榜的榜首,梅长苏当然不仅仅是个帮会首领,更是有其他风雅的妙处。一路上经过的风景古迹、名胜典故他都了然于胸,讲起来妙趣横生,四野风光之美也由此平添了几分。谈到深处,几人还不禁讶异地发现,论起政务经济,他不输给谢弼,谈起诗文典章,他不亚于萧景睿,连研究音律器乐,他也能让京城里出名的品曲高手言津豫甘拜下风,至于其他的天文地理,杂学旁收,更是让人难一窥其底限。没过几天,言津豫就开始感慨地说“我以前一直以为景睿已经很完美了,可现在认识了苏兄之后,才知道景睿在琅琊榜上只能排第二,实在是再正确不过了。”他虽然说的坦白,不过梅长苏一向给人的感觉是温润如玉,明明有天纵的才华与锋芒,却从不让人觉得他咄咄逼人,故而萧景睿丝毫没有芥蒂,反而笑着“你今天才知道,人家琅琊阁主何等慧眼,什么时候排错过位置?”
  
  “怎么没有?他这么多年都没把我排上榜,岂不是大错而特错?”谢弼扑哧一声笑“我看今年他把你排上榜,那才真叫大错而特错呢,估计现在后悔的连数银子都没力气啦!”“你就别提银子啦,我一想起白送给琅琊阁的银子就一肚子气!”“怎么你也去琅邪阁上买答案了?”“是啊。那一阵子不是在商量我跟长孙小姐的婚事吗?我不太愿意,所以就去了琅琊阁,问问他们我未来的妻子会是什么样儿的…”“天哪!”听到此处,连萧景睿都不禁拍了拍额头“你这什么烂问题,以为人家琅琊阁是算命的吗?”“我要是琅琊阁主,就定价九千万银子,把你吓到北齐去不敢再回来!”谢弼也道。“他倒是不黑心,只收了我一千两,”言豫津把眉毛一竖,“可是答案太气人了!”
  
  “是什么?”“很简洁的,八个字‘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萧景睿与谢弼一起捧腹大笑,几乎要从马上跌下来,梅长苏不太明白,追问了一句,萧景睿忍着笑给他解決“豫津从小就喜欢跟人家小姑娘厮混,所以京城里大半的适龄小姐都跟他在一起折过青梅玩过竹马,而他的身份你也知道,将来娶妻总逃不过要在这些大家闺秀里挑,所以琅琊阁的这个答案,果然是跟往常一样极为正确啊!”“你们就使劲幸灾乐祸吧!”言豫津哼了一声“等着瞧,我偏要拧着这股劲儿,非找个不是青梅竹马的,然后上琅琊阁拆他们的招牌!”“得得得,你就别做梦了,想要在贵族世家时找一个没跟你青梅竹马过的小姐,这事儿容易吗?”“我干嘛非得在贵族世家里找,贫寒人家就没好女儿了吗?”“要娶平民,就算你愿意,你爹娘答应吗?娘娘答应吗?”
  
  “他们要是不答应,我就威胁他们…”“威胁他们什么?”“威胁他们说…如果不让我娶我想要娶的姑娘,我就娶景睿给他们看!”“喂,”萧景睿哭笑不得“你们俩人磨牙,别扯上我!”“这个威胁好!”谢弼笑得眼泪都快出来“只是白白便宜了琅琊阁,因为要论跟你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景睿认了第二,谁敢认第一?”“是啊!”言豫津故意用极为遗憾的语气“为了不让琅琊阁的答案成真,景睿,只好委屈你了,我们下辈子再续前缘吧…”梅长苏一直含笑看着他们厮闹,此时见萧景睿被气得无语,便招了招手,示意他跟自己到前面去。“啊,害羞啦害羞啦!我们萧公子还是跟以前一样开不起玩笑啊!”后面还传来言豫津爽朗的大笑声。“豫津真是可爱,有这种朋友一定很开心。”梅长苏忍着笑。
  
  “呸,其实就是个没脸没皮的东西。”萧景睿啐了一口“疯疯颠颠的,谁都不愿意理他。”梅长苏瞟了他一眼,微微收淡了面上的笑意,低声说“但其实你很羡慕吧?”萧景睿一震,猛地转头看他,“你说什么?”“羡慕他的随性,羡慕他烦恼不萦心,心中天地宽…难道不是这样吗?”萧景睿梗了半晌,也只吃力地说了几个“我…我”就再也说不下去了。“坚持要愛恋云姑娘,应该是你迄今为止,做的最任性的一件事了吧?”梅长苏凝视着他的眼睛,“数年如一日,明知无缘也不放弃地恋慕一个并无深交的姑娘,除了是要坚守自己第一次的动心以外,更主要的,还是因为她代表你唯一的一次率性而为吧?失去她,就好象是失去了曾经试图挣脱束缚的自己,所以才会那么痛,那么伤心和无奈…”
  
  “…”萧景睿张了张嘴,又觉得不知该怎么说,眼圈儿有些发红。“梅岭初遇后,我曾经去了解过你,如果除去坚持要向云姑娘求亲这件事,你就象一个标准的样本,一个让天下父母最骄傲最放心的样本。他们希冀你长成什么样子,你就努力长成什么样子。你孝顺、听话,让你习文就习文,叫你习武就习武,从来没有一次让你的父母失望过,没有一次让他们觉得,这孩子…大概不是我们的孩子…”萧景睿深深吸了一口气,艰难地将头转向一边。“其实偶尔可以放松一下的,难道你认为豫津真的就全无烦恼吗?他只是比你会放松而已。你心思细腻,天生有责任感,这是好事,你所要学习的,是怎么把承担责任变成一种快乐,而不是把自己所有的乐趣,统统变成了不得已而为之的责任。”梅长苏侧着头看他,目光柔和“成长对你来说…非常辛苦,是不是?”
  
  萧景睿咬着嘴唇,目光低垂,好半天才长长吐出一口气,慢慢“是,非常的辛苦…双倍的宠爱,实际上也是双倍的猜疑,我好象既是卓家的孩子,又是谢家的孩子,然而从另一方面来说,又好象既不是卓家的孩子,也不是谢家的孩子。我从小就觉得,父母对我的要求似乎特别的多,我不得不强迫自己变成他们想要的样子,不愿意犯任何的错误,不愿意违逆他们任何的意思,因为从内心深处,我一直觉得…自己跟其他兄弟姐妹不一样,我不是那个可以随心所欲,做任何事都会被父母无条件原谅的孩子…”“可是一旦你真的做了,他们原谅了吗?”梅长苏微笑着问。萧景睿怔怔地抬起头。“云姑娘比你大六岁,他们未必没有异议。但你说喜欢,他们就替你去求亲。其实你跟其他孩子是一样的,他们看似拘管你的所有要求,其实都是因为爱你。”
  
  萧景睿心头微震,正在细细品味这几句话,梅长苏突然扬声一笑“不说这些了,无端地让人气闷,我们游泳吧?”“什么?”萧景睿大吃一惊。“啊。前面不远就是汾江了,我们比赛谁先游到汾江边!”萧景睿大惊失色,赶紧伸手把梅长苏的手给牢牢攥住“你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体状况,要真跟你比賽游泳,江左盟的人不来追杀我才怪。不行,不许游!”“不许游?难道你还要管着我不成?”“当然要管…”这句话冲口而出的同时,萧景睿看着梅长苏笑意盈盈的眼睛,突然觉得一阵了悟。是啊,一切只是心结而已。因为有双倍的父母,所以从小只觉得被拘管得透不过气,全没想过那些拘管的后面,其实是在意,是关心,是爱…就如同此刻,自己本来是没有任何理由去拘管梅长苏的,之所以会毫不犹豫地冲口说出“不许”两个字,就是因为自己关心他。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