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琅琊榜 > 第9章 金陵裏

第9章 金陵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一路上梅长苏基本上是被两兄弟给分了,船上时归萧景睿所有,指点他武技应战,后渐至于兵法战策;上岸后立即被谢弼抢到手,向他请教经济政论之学,几乎无半日空闲。及至看见京华烟柳已在眼前时,三人才突然发觉漫漫长途已在不知不觉间迈过,竟显得如此的悠忽短暂。两兄弟这边拌嘴,梅长苏却没有在听。他仰着头,目光一瞬也不瞬地看着金陵城巍峨坚实的正门,凝然不动的表情没有一丝波乱,唯有一头乌发被风吹起,有几丝零散地覆在苍白的面颊上,使得整个人透出一股深邃的沧桑与悲凉。“苏兄…”萧景睿关切地靠了过来“怎么了?”“金陵,王都…那么多年没来,竟然不觉得有丝毫的变化…”梅长苏毫无颜色的唇边绽开一个微笑,“我想进了城门后,多半也依然是冠盖满京华的盛况吧…”萧景睿微微有些怔忡,问道:“苏兄以前…来过金陵?”
  
  “十八年前,我曾在金陵受教于黎崇老先生,自他被贬离京后,就再没有回来过。”梅长苏幽幽长叹一声,闭了闭眼睛,似要抹去满目浮华“想起恩师,不免要感慨前尘往事如烟如尘,仿若云散水涸,岂复有重来之日。”提起前代鸿儒黎老先生,萧景睿与谢弼都不由神色肃然。这位学博天下的一代宗师,受召入朝教习诸皇子时,亦不忘设教坛于宫墙之外。在他座前受教之人富贵寒素,兼而有之,并无差别,一时名重无两。然而当年不知为了何故触怒天颜,以太傅之身被贬为白衣,愤而离京。是天下士子心中之痛,梅长苏的学识深不可测,两兄弟一直觉得他一定大有渊源,没想到原来竟是受教于这位老先生。“黎老先生也不想看到苏兄你为他伤感,有损身体。”萧景睿低声劝“你身子不好,本是来金陵散心的,若是这般郁郁不欢,倒让我们觉得过意不去。你看飞流,他多担心你啊…”
  
  梅长苏默然半晌,方缓缓睁开双眸,先安抚地朝飞流微笑了一下,慢慢“你们放心,既然来到王都城下,总要哀念一下亡师当年忠心受挫,愤而离京的凄楚之情,岂有一直沉溺忧伤之理?我没有事的,咱们进城吧。”萧景睿又认真地察看了一下他的表情,这才略略放下心来,勒了勒马腹,当先引路开道,一行三人,连珠般驰入京城。时近黄昏,昼市已休,夜市未起,街面有些清寂,到得宁国侯府前,正好是下人们忙着四处掌灯的时候。“哎呀,快进去通报,大公子,二公子回来了!”一个眼尖的男仆扭头瞅见他们,立即高声叫了起来,同时迎上来请安。萧景睿甩镫下马,见梅长苏神情有些疲累,忙来至马侧扶他下来,吩咐仆人“派人立即去收拾雪庐,一应铺陈都要换新的。”
  
  梅长苏淡淡一笑,也不推辞客气,随他一起进了侯府大门,入目便是一道影壁,壁上(护国柱石)四字竟是御笔。“芹伯,卓伯伯他们可还在?”谢弼也随后进来,朝着从里面迎出来的一个老仆问道。“回二公子话,卓庄主和夫人十天前已回玢佐去了,小姐和卓姑爷也一道走的。”“爹爹母亲呢?”“侯爷在府里,不过夫人今日礼佛,要留宿公主府。”萧景睿到底挂念言豫津,等弟弟一问候完父母家人,立即插言问“你知道言公子回来了吗?”“言公子十天前就回京了。”“他可平安?有没有出什么事?”芹伯不解地眨眨眼睛“没听说出什么事啊,昨儿老奴还见过他呢,挺精神的…”萧景睿一颗心放回肚子里,自己都没发现自己已是满面笑容,高兴地“你派个人去言府,通知他我们回来了,叫他明天过来一趟。”
  
  “是。”“苏兄,我们到厅上去见父亲好吗?”梅长苏一笑“入府打扰,自当拜见主人。兄弟二人一左一右,笑容晏晏地陪同着进了二门,沿途的下人一看这架式,就知道来的是个要紧的贵客,但看那一身白衫,容颜清素的样子,又猜不出是何来头,不过在他身后那个俊美阴冷的少年应该不是普通人,气质极其凛然,瞟一眼都觉得一身透骨寒凉。按贵族世家的常例,除非是迎接圣旨或位阶更高的人,一般不开中门不入正厅,所以两兄弟直接就引着客人到了东厅。虽然室外还有余辉,但厅内已是明烛高烧。梅长苏示意飞流停步,自己略滞后半步,随着两兄弟迈进门去。只见温黄的灯光下,有一人手执书卷,踏着光滑如镜的水磨大理石地面,正缓步慢踱,若有所思。听到有人进来的声音,他停下脚步,转过身来,颔下长须无风自动。
  
  这就是颇受当朝皇帝倚重,被称朝廷柱石的宁国侯谢玉。当年曾被喻为“芝兰玉树”的美男子如今已年过半百,但端正的面庞和挺秀的五官依然保留着青年时的俊帅体型也还保持得很好,胖瘦适中,矫健有力。此时他身着一套半旧的家居服,除了腰间一条玉带外别无华贵的饰物,却透着一股让人无法忽视的雍容。
  
  萧景睿与谢弼神色恭肃地上前拜倒,齐声“孩儿见过父亲。”“起来吧!”谢玉抬了抬手,目光落在萧景睿身上,仔细察看了一番,语调略转严厉“你还知道回来?连中秋团圆之日都忘了,看来平日对你实在管教得不够…”刚刚才教训这一句,谢玉突然发现厅上还有第四人,立即停顿了下来“有客人?”“是。”萧景睿躬身“这位苏哲苏兄是孩儿的朋友,一向多承他照顾,此次是孩儿力邀请他到金陵休养身体的。”
  
  梅长苏迈步上前,执的是晚辈礼,气度却甚是从容不迫“草民见过侯爷。”“苏先生客气了,来者是客,何况又是犬子的好友,不必如此谦称。”谢玉抬手微微还了半礼,见这年轻人虽是衣体单薄,但容颜灵秀,气质清雅,即得儿子厚爱推荐,想来也不是凡品,不由多看了两眼“苏先生好人物,既然赏光客寓敝府,就当自己家一样,不必拘束。”梅长苏欠身笑了笑,并未多客套,慢慢退后了一步。因为有外人在场,謝玉不便再对萧景睿多加训斥,何况本来也并不想怎么责怪他,所以只瞪了一眼,就放缓了语气“客人远来劳累,你们陪着先安排休息吧。明日不许贪睡,去公主府迎你母亲回来,等我下朝后再过来这里,有话要吩咐你们。”“是。”兄弟二人一齐躬身,与梅长苏一起退了出来,直到了院门之外,才放松了全身。
  
  萧景睿知道父亲既然今天没有责骂自己,以后也就不会再骂,觉得是梅长苏的功劳,十分高兴,转头吩咐谢弼“二弟你先去睡吧,我陪苏兄去雪庐。”“凭什么就你陪?我偏偏也要陪!大家明明都是朋友,你以为你早认识苏兄几天,只有你能陪?”“我又没说只有我能陪。”虽然明知弟弟是在玩笑,但萧景睿还是忍不住要争辩,“我是觉得你是府里的当家人,哪里照管得过来,才说我陪的…”梅长苏摇头失笑,过来解围“雪庐到底在哪里?随便你们谁,只要快带我过去就行了,还真有些累了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